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聚焦家电 > 大脑中存在美的加工中心吗?

大脑中存在美的加工中心吗?

发布日期:2021-02-10

图片来源:Andriy Onufriyenko Getty

诗人执着文字之美,艺术家执着创造设计之美,但美却总是令人难以捉摸。我们不会在自然、艺术和哲学中寻找美,也可以在我们的手机和出售的家具中找寻美的踪影。面对美我们不会失去冷冰冰的理性,我们期待能被美丽环绕,甚至不会在执着美的过程中艾米自己。我们所存活的世界是由美来定义的,但是我们却一直在竭尽全力地对美展开定义。

正如哲学家George Santayana在其1896年出版的《美的感觉》(The Sense of Beauty)一书中所认为的那样,我们内心中都不存在着“一种非常激进且普遍不存在的偏向,即仔细观察美,和评价美的偏向。”

几个世纪以来,诸如Santayana这样的哲学家一直在企图解读什么是美,而现在,科学家们也准备好为这项理解美的工作出有一份力了。虽然当前的科学研究并无法告诉他我们究竟什么是美,但是也许它能告诉我们美来自哪里——或者美不来自哪里。清华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和他们的同事在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中探究了美的起源,研究指出美在现实世界中是非常神秘的,而在我们的大脑中也同样如此。

古往今来,从不缺少理论用以说明一个物体需要在审美上令人产生愉悦感的原因。心理学家们对比例、人与自然、平面、秩序、复杂性和平衡等概念都展开过深入研究。这些理论可以追溯到1876年(实验心理学创建早期),当时德国哲学家古斯塔夫·费希纳(Gustav Fechner)提供证据证明,人们更喜欢边长呈圆形黄金比例的矩形(如果您奇怪这一黄金比例究竟是多少的话,这里不妨告诉您这个比例约为1.6:1)。

当时,费希纳(Fechner)正沉浸在他的“外部心理物理学”实验项目中——即寻找刺激物与其引起的感知结果之间的数量关系。而与此同时,使他既着迷又想要躲避的是对“内部心理物理学”这一研究方向的更为艰难的求索——即将神经系统的状态与预示这些状态产生的主观体验联系一起。尽管费希纳(Fechner)依据实验结果得出结论了黄金分割率,但是他仍然相信在相当大程度上,美是存在于观赏者的大脑当中的。

那么我们大脑中的哪些区域不会对美有所反应呢?这一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我们是否将美视作一个单一的类别。反对“大脑中不存在美感加工中心”观念的脑科学家们假设,美不存在于我们的眼窝前额皮质、腹内侧前额叶皮质或脑岛。

如果我们接受这一假设,那么美确实可以追溯到大脑的某一区域的反应。无论我们是在听得弗朗茨·舒伯特(Franz Schubert)的歌,还是在看迭戈·委拉斯开兹(Diego Velázquez)的画,或是在星光下观看到一只母鹿丹尼,我们都会以同样的脑加工方式体验到美这一感受。

如果“大脑中存在美感加工中心”这一观点是正确的,那么不得不说这将是功能定位理论取得的一次伟大胜利。依据这一观点(这一观点既被普遍接受,也受到了普遍批评),大脑产生的反应都是高度专业化的模块工作的结果。非常简单来讲,我们可以想象在大脑对应区域的下方张贴具有工作内容叙述的便利贴,例如:“愉悦中心”、“记忆中心”、“视觉中心”、“感觉美的中心”。

尽管这一理论中的某些说法很有可能是正确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所能描述或直觉到的任何一种精神状态都会清晰地定位到大脑某一区域的反应。并且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典型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例如,视觉皮层的特定部位对运动有很强的选择性。而其他没有发生功能重叠的大脑区域仅可以由面部激活。但是,除了那些找到了令人信服的局部脑功能且内容详尽的研究外,还有很多研究未能顺利将大脑的某一区域的运作与明确的大脑运作描述相匹配。

清华大学的研究团队并没选择盲目地参与到探索关于美的感官否可以以定位于某些特定的大脑区域中的无法得出定论且效能不足的研究中去,而是自由选择展开了一项元分析。他们对许多已经公开发表的研究数据进行整理概括,查阅这些数据否得出结论了一致的结果。

研究团队首先梳理了那些调查人们对视觉艺术和面孔的神经反应,同时拒绝被试报告所看到的东西否美丽的所有全脑成像研究。对不同的研究进行综合回顾后,研究人员筛选出有了49项研究的数据,这也代表了982名参与者的实验结果。面孔和视觉艺术被视作与美相关的有所不同事物,这也使得我们可以从概念上直接检验“大脑中不存在美的加工中心”的这一假说是否正式成立。如果对于面孔审美和视觉艺术来讲,大脑中确实不存在共同的先验的关于美的加工中心,并且它们都是在大脑的这一区域获得加工的,那么不论被视为美的事物是什么,该区域都应当获得有所不同研究结果的验证。如果研究中并没有找到这样的区域,那么面孔和视觉艺术加工就更有可能像父母们对孩子所说的那样,各有各的美感。

研究团队用于激活似然性评估(ALE)技术对这些数据进行了分析。在一些统计资料程序中我们通常遵循的直观原则是:我们更偏向于信任那些取得更多反对的事物。ALE将这49项研究看做是关于大脑中的某个特定方位(简单来讲就是实验展开过程中大脑“激活”的特定点)以及该位置周围的“不确定云团”的模糊不清的且容易错误的49份报告。

如果某一研究中包含的实验参与者很少,那么这种“不确定性云团”就比较大;如果参与者很多,那么这种“不确定性云团”就比较小,这仿真了收集更多数据以增加研究信度的过程。随后,这49个点以及它们对应的“不确定性云团”都被合并到一个综合的统计图中,从而获得了这些研究中关于大脑激活情况的综合图像,以及代表实验间数据一致性的平均值。如果合并后某一小片区域收到了反感的红光(所有的云团都很小并且很接近),那么就意味著这片区域在所有有所不同类研究中都被可靠地激活了。

通过分析,研究团队找到,美丽的视觉艺术和美丽的面孔都能有效地转录大脑中特定区域的活动。这一结果并不令人感到车祸:当我们接受视觉刺激的时候,大脑总是要进行一些活动的。然而,研究者找到这些区域几乎完全不重合,这一结果反驳了视觉艺术和面孔不会激活同一“美感加工中心”的假设。浅显些来讲,也就是说一张脸的美和一幅所画的美归属于不同的美感。美是多元的,多样的,并且是映射到传送它的媒介的细节当中的。

此外,有可能我们假象的这一“美感加工中心”显然是不存在,只是受各种研究统计方法上的局限而没能在本研究中呈现出来。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只通过研究中的这一次分析很难解决如此深刻且困难的问题。

然而,清华大学的这一研究引发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企图通过这些研究完成什么任务?为什么我们要纠结美丽是大脑加工获得的1种产物还是10种产物这种问题?如果得到的是10种产物,那么这不会使美感变得绚丽10倍,还是不会使美感减少10倍?更为担忧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我们清楚美感以定位于大脑中的清楚方位,那么我们如何以不同的方式解读美呢?

有可能要经过很多年,甚至几代人,我们才能创建起一个需要使生理学家和人文学家都真正信服的美学神经科学。但我们可以认同的是,在不断求索的过程中,关于美的欲望不会不断地恶魔我们回到这个复杂、引人入胜且没地图提示的地方。

作者:Jason Castro

译者:UTCS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上一条:美的冰箱释放品牌合力,冰洗联合推进全方位布局

下一条:宁夏首个全自动车辆消毒通道启用!

推荐阅读

图文推荐